正在加载数据...
名仕亚洲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名仕亚洲娱乐官网>要闻> 深阅读>正文内容
  • 明星家具企业破产折射行业“兴衰史”
  • 2018年09月03日来源:每经

提要:“现在家具企业主要的竞争点是在产品创新、环保承诺、智能家居和定制家居的阶段,七八年前打价格战的企业基本上无法存活,传统企业如果实力雄厚必须转型,不然未来的生存环境可能会有所影响。”沈秘书长这样认为。

8月28日的福清下着暴雨,记者来到诚丰家具(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丰家具)的厂房,这家企业曾是办公家具行业最大的供应商之一。如今,摆在记者眼前的景象是厂房野草丛生、满目疮痍。

“原来诚丰家具做得很好,至少是可以在全国排得上前十的企业。”福建省家具协会秘书长沈洁梅回忆。然而短短20年,从明星企业到破产倒闭,诚丰家具的遭遇业已成为众多家具企业举步维艰的缩影。

此前,除开诚丰家具之外,福建一橱柜企业“好来屋”也走上了破产清算之路。截止2018上半年,全国家具制造业亏损企业958家,亏损面为15.4%,亏损总额达20.6亿元。从近6年的数据来看,中国家具行业整体亏损总额和亏损企业数量都在不断增加。

记者调查发现,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涨挤压了大部分闽派家具厂的利润空间。长期依赖出口,转型内销又面临重置生产线的巨大挑战,资金周转能力的好坏成为了企业谋生的关键。

福建两家明星家具企业破产

日前,诚丰家具面临破产清算一事备受关注,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福建省家具企业倒闭不是个例,但仅就诚丰家具而言还是有它的特殊性。

8月28日,记者来到位于福清市福玉路的诚丰家具,大门上张贴着来自浙江某家具企业的招聘简章。走进厂区,只见部分楼房年久失修,多处屋顶钢板和门窗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仓库车间大门紧闭,从窗户看进去尚有一些废弃的机床设备及木材原料留于屋内。

实探诚丰家具   张韵 摄

记者在与工厂前员工周阿姨的闲谈中了解到,目前还有十几户以前在厂里上班的员工家属居住于此,“现在老板都找不到了,员工投资的钱也没有还。”

周阿姨回忆道:“在2013年的时候,老板说是为了员工福利,让我们用自己的钱投资房地产,而且保证说投资10万元3年后可以拿回20万元。”

这项回报率100%的投资承诺本应该在2017年到期,可是直到现在,周阿姨都没有收回本金,8万元的投入就这样打了“水漂”。

“当时投了几十万上百万的大有人在,以前打工的钱都在里面。”周阿姨叹息说。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诚丰家具之所以倒闭不是因为家具做得不好,而是他们在家具之外还跨界投资了地产、矿业等行业,于是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问题。资金链断裂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曾替关联公司做过担保导致银行账户被封。

实探诚丰家具  张韵 摄

如今的诚丰家具将何去何从?记者以采购的名义致电诚丰家具某地区销售部询价,其销售人员表示,2015年诚丰家具的生产基地都放在了深圳观澜,此前那里一直有一个工厂,但只是以出口为主,现在一部分内销也在那边做。

记者查阅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位于深圳观澜的诚丰家具,它的实际注册名为诚丰家具有限公司(区别于上述诚丰家具)。诚丰家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何传辉,不过从股权关系上看,诚丰集团董事长何善祥和何传辉没有关联。

角落凌乱不堪  张韵 摄

此前,除开诚丰家具之外,福建一橱柜企业“好来屋”也走上了破产清算之路。两家家具企业破产,这不仅是福建家具厂商,甚至于是全国家具行业的一个缩影。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截止2018上半年,全国家具制造业亏损企业958家,亏损面为15.4%,亏损总额达20.6亿元。从近6年的数据来看,中国家具行业整体亏损总额和亏损企业数量都在不断增加。

沈洁梅表示,家具企业破产存在多方面的原因,可能是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可能是相互担保承担违约风险,也可能是产品需求销售不达预期。目前行业面临挑战,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劳动力和原材料的成本上升,“什么都在涨,只有利润往下掉。”

闽派家具内销薄弱

根据福建省家具协会向记者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6月福建省家具行业规模以上主营业务收入达519.16亿元,实现利润25.66亿元,利润率仅为4.49%,低于全国5.68%的利润率。

利润稀薄是全国家具行业的共性,在福建省内,数以千计的家具企业呈现出小而全的产业特征,“前店后厂”的小作坊多如牛毛,如金牌厨柜(603180,SH)这样年营收能达到10亿元以上的规模企业却屈指可数。

福建省是家具出口大省,在全国排名第四。据福建省家具协会提供的数据,今年1~6月,福建家具行业规模以上的企业出口值为141.2亿元,占整体营业收入的27.2%,其中销往美国的订单金额占出口的47%左右。

“外国客户不会愿意承担这样的上涨成本,一旦超过外国客户的预期,他们会寻求其他采购合作,转移到东南亚那些劳动成本低的国家。”沈洁梅告诉记者。

内销市场不是福建的强项,其中政府采购和工程家装的订单会流向福建省本土家具企业。但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专家坦言,政府招标的方式是价优者得,因此订单的利润很低。而且由于验收时间较长,订单中5%~10%的尾款有可能会延后1至3年才能结清,应收账期长对于企业经营也有影响。

民用领域更是鲜有福建家具企业的身影,8月26日,记者走访了福州市多家大型家居卖场发现,进驻喜盈门、红星美凯龙等家居卖场的企业多为广东和浙江的家具厂商。

据记者粗略统计,在喜盈门(福州)建材家居广场内,精品家具和橱柜门类的103个品牌中仅有7家来自福建。不仅如此,租金上涨也是经销商头疼的问题。

与喜盈门一街之隔的新南方家居建材广场,销售的橱柜大部分是以木材复合板等中低档板材为主的家居产品,而门店多采用与工厂合作的方式经营。某门店员工小兰(化名)告诉记者,到店顾客会偏爱挑选简洁现代风格的橱柜,“因为更便宜”。

尽管如此,低价并没有引来更多的客流量,小兰说:“一个月能做成5个客人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消费观念的变化,更多人愿意在品牌店消费,只有装修预算不足的情况下,才会到非品牌店比较价格。

某品牌的经销商程先生(化名)则坦言:“主要是靠熟人或者装修公司推荐,路客偶尔只有一两个。”除了在2015年出现销售“滑铁卢”之外,对于其品牌来说,这两年的营业额变化并不大,但租金却涨了不少。“去年租金又涨了10%,对面那个卖场都提了40%的租金了。”

这样的成本上涨也会转移到消费者的身上,百乘家具是福州最早开始做定制家具的厂商之一,其门店销售张小姐(化名)告诉记者:“去年十月份调了一次售价,差不多有10%的提价,因为所有东西都在上涨。”

对于布局零售的福建家具企业来说,一方面是近年电商等模式对传统渠道的切割,流量争夺进入白热化,另一方面家居消费更趋理性,智能、绿色、定制、舒适成为了主旋律,中高端家具品牌的盈利空间还有持续上升的可能。

需在内外夹击下转型

但是主要依靠出口、没有品牌附加值的家具企业应该如何在当下转型升级?

沈洁梅表示,我们一直建议企业要“两条腿走路”,“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非常危险,品牌营销也是福建家具企业普遍的一个弱点,但想要在短时间内从外贸转内销是富有挑战性的,“现在定制家具很热门,利润也比传统家具高很多,但是原先做出口的企业采用的是批量的生产模式,与定制模式在设计、报价、成本、生产线等各方面都存在差异,刚开始转型会不习惯。”

据了解,福建安溪是工艺装饰品出口的产业集群地带,聚丰家具早在2007年就开始全力开拓国内市场,现形成了聚丰工艺、谷达两大品牌。也有不少企业以它为榜样在外转内的道路上尝试了很多年,可惜一直没有跳脱千万元的销售瓶颈。

“现在家具企业主要的竞争点是在产品创新、环保承诺、智能家居和定制家居的阶段,七八年前打价格战的企业基本上无法存活,传统企业如果实力雄厚必须转型,不然未来的生存环境可能会有所影响。”沈秘书长这样认为。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福建省家具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工业总产值分别465亿元、545.9亿元,同比增长9.4%和11.9%。虽然近两年的总产值呈现出稳定增长的趋势,但沈洁梅预计下半年的经营状况将会大不如前,原因是外部贸易环境与环保整改投入。

从外部环境来说,近年来,伴随着我国制造业成本上升和欧美等传统出口市场的低迷,不少外贸导向型产业受到冲击,家具行业就是其中之一。

一家中型规模的家具厂商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上半年接的单只能生产到9月份,以后该怎么样也不知道了。”

从内部环境来说,福建在税收和监管方面一直是照章办事。2018年环保税征收标准出炉,福建省也公布了具体征收细则。为达到环保标准,企业都需要加大环境整改投入,对家具生产企业的短期利润影响较大。



责任编辑:周锦秀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