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名仕亚洲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名仕亚洲娱乐官网>要闻> 金融>正文内容
  • *ST毅达“难产”年报疑团多 上交所发函细究公司多重风险
  • 2018年09月05日来源:上海证券报

提要:*ST毅达9月4日晚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针对公司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所下发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监管部门从定期报告审议合规性、财务真实性、内控缺陷情形等多方面发问,直击公司存在的诸多风险事项。

*ST毅达9月4日晚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针对公司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所下发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监管部门从定期报告审议合规性、财务真实性、内控缺陷情形等多方面发问,直击公司存在的诸多风险事项。

*ST毅达2017年年报可谓“难产”又“多舛”。因原会计师事务所变更后,新聘年审机构进场时间较晚,加之下属公司在审计过程中不配合提供材料等原因,*ST毅达没能在规定时限4月30日前完成年报披露。年报久拖未决,公司股票也自7月2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按照上交所规定,若此后两个月内仍不能发布年报,公司则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赶在最后期限前,8月30日,*ST毅达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终于“姗姗来迟”。然而,这份“拖欠许久”的年报却存在内容前后矛盾、未获监事会审议通过、董事及独董缺席董事会年报审议、财务报表无负责人员签名,以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等多处问题。

经营能力存疑

*ST毅达的可持续经营能力无疑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翻阅2017年年报发现,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52.1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29亿元。公司还披露已失去对子公司上河建筑、立成景观及贵阳中毅达的有效控制权,由此分别计提资产减值8139.38万元、1.23亿元和1500万元。

此外,子公司新疆中毅达私下与未披露关联方签订合同总金额高达1.2亿元的钢筋采购贸易合同,既与主营业务无关,也未提交股东大会和及时对外披露,目前仍有约1748万贸易预付款尚未收回。公司还擅自向新疆中毅达开具35亿元无交易实质并且可转让的电子商票,用于其项目增信,使公司面临巨额的票据风险。

今年上半年,受“文盛案”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影响,公司经营情况“雪上加霜”,无法有效开展业务,营业收入为0,经营亏损达1884.43万元,几乎完全处于停滞和瘫痪状态。截至今年6 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仅为902 万元,且全部被司法冻结受限。而包括公司董事长、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等在内的众多关键岗位人员也于2018 年初相继离职,且存在拖欠员工薪酬情况。

基于此,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在多家重要子公司失控、大额借款逾期未还、子公司业务经营停滞,且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而融资受限等情况下,后续能否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活动。此外,监管还重点问询了公司内控严重失效的原因和管理层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的风险,要求公司说明目前整改情况和未来的整改计划。

风险隐患重重

除*ST毅达自身问题缠身外,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隐身”更让*ST毅达的情况愈显扑朔迷离。

据悉,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何晓阳于2016年与相关方签订了一系列关于控股股东大申集团股权转让与股权抵押相关事项的合同,并将其在大申集团的股东权利不可撤销的委托给相关方行使。为此上交所曾于去年多次发函问询情况。

公告显示,去年何晓阳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的大申集团股权已完成工商登记过户,然而直至今日,公司及相关股权受让方仍未完成实际控制人的核实工作并披露相关情况。因此,在本次问询函中,监管部门再次要求公司披露核实进展情况,并督促公司完成对实控人的核实。

另外,公司此前遭质疑的虚增苗木资产情况,此次也成为交易所问询焦点之一。据悉,2017年公司对存货项下的消耗性生物资产计提了高达6.23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同时公司将该年度苗木资产减少数量作为损失处理,转入管理费用1.7亿元。然而在前次回复上交所有关此事的问询中,公司坚称不存在虚增苗木资产情况。为此,上交所继续向公司发问,要求公司补充披露2014年苗木资产注入厦门中毅达时评估入账的具体情况,包括苗木数量、账面价值、评估价值、评估方法、市场价格取得方式、评估机构等一系列相关问题,并要求公司明确前期回复的相关问询时内容是否真实准确。

除此之外,公司还深陷诉讼漩涡。据了解,公司前期已因“文盛案”被上海文盛投资向法院主张恢复强制执行债权金额合计6934万元,并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因子公司厦门中毅达贷款逾期被法院判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2015年三季度提前确认收入信息不实事项也于近期被投资者提起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重点关注了相关案件的进展情况和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可能造成的影响。



责任编辑:齐蒙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